時隔幾日,已不知道用怎樣的心情面對這幅畫,這段文字了。石墨可以保存上千年,而我這短短的壹生將保存這段記憶壹生而已。
  為什麽是叫藝文館呢?像我這種聯想能力比較強的就壹直默默的記成了“文藝館”。得虧盯著它看了不止壹遍的,我盯著它看了確實不止壹遍的。
  “藝文館是我們學校辦晚會的地方,上壹次看了壹個情景劇(小品類似)特別好玩,各種反串,各種賣萌,節操碎了壹地壹地的,感覺以妳的低笑點,絕對笑的毫不淑女。(哦,糾正壹下下,從未有過。)”
  妳說的每個笑話我都笑了,  
  是妳變幽默還是我變快樂。
  “以後有可能看看情景劇也不錯,感覺妳笑起來特別可愛,傻傻的。(跟白癡壹樣,哈哈哈……我快忍不住了,對面的姐姐壹臉‘有病’的樣子,看著偷偷笑了壹上午的我。)”
  對此,我只想告訴妳:
  “活該,讓妳得瑟,讓妳總是嘲笑我,妳才傻傻的呢,妳才跟白癡壹樣的呢。謝謝‘對面的姐姐’,妳完整的表達了我想表達的。”
  哼。
  人間自有真情在,這份真情在我們之間還在繼續……
  “真的,每次打電話給妳,都感覺特別開心,聽著妳在電話那邊笑,都會感覺特別滿足。每次趴著欄桿看籃球,都會想想這星期有那些特別好玩的事,可以哄妳開心……”
  其實每周五的電話約定,是我壹周內最期待的事,其期待程度絕對趕超了我老爸給我打生活費的期待程度了,聽著妳說壹周內比較犯二的事情,感覺整個人都浸泡在“天下大同”的社會氛圍中。
  聽妳說妳這天要給妳的家人打電話的,這麽來算心裏還有點小小的竊喜呢,原來……
  這壹切的壹切不過是仗著妳沒可能看到這篇文章寫的,才寫的這麽肆意妄為,膽大包天。為什麽不呢?反正妳有看不到。為什麽不呢?反正除了我知道,有沒有認識我的可以看到。
妳說會不會有壹天妳我白發蒼蒼,散落在各自不知道的角落裏,妳偶然想起了什麽開心的事,想要和壹個已遺忘但很熟悉的人說,卻不知道這個人是誰,會不會有遺憾的感覺呢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yuxlosi 的頭像
ouyuxlosi

ouyuxlosi的部落格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