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為壹顆種子,我被無情的遺棄了。只因我是那壹包漂亮的玫瑰種子中的‘殘疾者’,只有壹半軀體的我,早就註定要接受不公平的待遇。
  往四周瞧看,籬笆地旁的小墻角,就是我現在的家。我已然被主人順手扔在了這個幾乎無法紮根的地方。望著舒適待在花壇裏的同胞,他們正在嬉戲著。壹舉手壹投足都盡顯自然,絲毫沒有註意到骯臟角落裏醜陋殘疾的我。
  秋風蕭瑟,我單薄的身體努力蜷縮在壹起,望著有大樹避風,蝴蝶伴dermes激光脫毛舞的他們,而我卻得不到任何溫暖,心中早已有了幾分涼意,只是還有那壹束不曾滅掉的火光,讓我堅強,有壹個聲音告訴自己:“妳還有夢想。”
  我慢慢,慢慢地放下,用那殘廢的肢體努力的撐起,換個姿勢,安靜地躺下,不再去看那群享受著的同胞,我知道,其實我很好,我也有不壹樣的光芒。
  就這樣,壹日復壹日,我努力存在著,在他們知道或不知道的角落。我的專屬地,只有這塊陽光稀疏,土壤堅硬,更得不到壹滴水滋潤的地方。這個世界,壹直安靜且孤寂,沒有人曾靠近過。
  那天,如往常壹樣,我正獨自享受著舒適的下午覺,突然聽到壹個小女孩的驚呼,我微微睜開雙眼,看見女孩正指著我的方向朝著屋內大叫:“哥哥!妳快出來看,墻角怎麽會有壹株玫瑰花芽?”
  緊接著,屋裏走出壹個少年,朝著我看了幾眼,驚訝道:“妹妹,可能是上次我扔了壹顆爛的花種子在那裏,沒想到居然活了。”
  女孩笑了笑,便沒在說什麽,就走回屋內。只是我,腦子裏不停地回蕩著他們的對話,原來我已經慢慢在不知不覺中長大,為了我的信念,而存活了下來。此時,我又望了壹眼已經很久沒有註視過的花壇,他們,也已經長大金秀集團,只是顯得比我茁壯。
  沒過多久,那少年就將我小心翼翼地移栽到了花壇裏,和那些同胞們壹起生活,我以為,這是我人生的轉折點。是陽光鋪灑,雨露滋潤的仙境,但卻是另壹番境地。
  他們嘲笑我,唾棄我,藐視我,說我長得醜,不如他們高大。壹直以來生活在骯臟的墻角,沒有他們高貴,不配和他們生活在壹起。澆水的時間,我總是因為個子矮小而得不到滋潤,陽光照耀時,我也只能獲得壹些余光,我唯壹能做的,就是不去註視那些充滿諷刺的眼神。
  我常常有些竭嘶底裏,有些埋怨,憎惡這個世界的不公平,我的人生,總是那麽不順,我的夢想,仿佛永遠遙不可及,我的全部,註定是壹個殘缺的悲劇。
  那天,女孩拿著澆水器朝花壇走來,不相信地長大嘴巴,指著我:“這株居然開花了!我本以為它過不了幾天就會死掉,居然這麽頑強,太意外了。”
  我眼前壹亮,朝自己看看,發現肩上壹處分枝上有壹朵粉嫩的玫瑰,不大,卻嬌艷,還稍微帶著點露水,綻放著,也正如我世界裏的花,正在慢慢綻放著……
  我朝另壹邊看,那壹處玫瑰已剩下徒枝,花朵已被剪走,耷拉著腦袋,頹廢地彎著身軀,在風中顯得有些狼狽。而我卻驕傲地擡起頭,微笑地望著湛藍的天空,微風拂過,只是不像往日感到涼意,美得讓人沈醉。我已亭亭,無憂亦無懼。
  我心中有壹束不滅的火花,那是我的夢想。要相信,不管經歷多少風霜,結局始終是好的。夢想還是要HKUE 呃人 有的,萬壹實現了呢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yuxlosi 的頭像
ouyuxlosi

ouyuxlosi的部落格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