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才母親打電話說家鄉下雪了,下了一個晚上,清早打開門,呀,房上樹上路上田野裏河塘邊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這是今年家鄉下的頭一場雪,來的不知不覺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。
  聽著母親電話的聲音,我似乎回到了家鄉,回到了那個瓊玉亂飛的雪天。“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作飛花。”一夜之間千樹萬樹梨花開,那個驚喜那個興奮那個無以言狀的快樂,叫上三五好友堆雪人打雪仗,突然想起小時候學的那篇課文,“下雪啦,下雪啦!雪地裏來了一群小畫家。小雞畫竹葉,小狗畫梅花,小鴨畫楓葉,小馬畫月牙。不用顔料不用筆,幾步就成一幅畫。是呀,多美的雪,多美的畫,多美的快樂童年。我們用自己小小的腳在雪地裏踩出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快樂。有時興致來了,就找一根木棍在潔白而松軟的雪地上做起畫來,幾個小人人說話,或者比誰的字寫得好,大書特書。最後把那塊雪地弄的不成樣子。才樂樂而去。
  現在不覺多少年過去了,爲了生活我們四處打拼,不知道多少外出的遊子這個時候還沒有回家。“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”在這個風雪的夜晚,有沒有千裏迢迢歸家的人,一年的辛苦不容易,就在這一段時間父母老人妻兒和孩子可以團圓,在暖暖的爐火邊說著開心的話兒,爐邊的茶水冒著淡淡的清香。孩子依偎在爸爸的懷裏,屋子裏暖烘烘地,屋外飄著潔白的雪花,這個時候才感覺真真正正像一個家。沒有工作的忙碌,沒有上學的辛苦,沒有田裏的農活。只有暖暖地親情在流淌。
  手持茶杯看雪飛,站在窗前,該是怎樣的一種心境呢,雪花飛飛,天地間銀裝素裹,萬籁俱寂,只有雪著地時的微聲,百泉凍皆咽,我吟寒更切。半夜倚喬松,不覺滿衣雪。雪,給人以清靜,安然,質樸,純潔。
  可是雪怎能明白人間的難和不易呢?“慘慘柴門風雪夜,此時有子不如無。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人。”多少老人孩子期盼著遠在他鄉的兒女爸爸媽媽回家,看看一年來家中的變化,看看自己至親至愛的人。是呀,快過年了,希望那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人,能回趟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妻兒老小,真心祝福天下在外的人都平平安安回家過年,祝福萬家燈火祥和安康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yuxlosi 的頭像
ouyuxlosi

ouyuxlosi的部落格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