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307797839   白色的婚紗,白色的頭紗看著鏡子中的人,似乎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。如今,27歲的語凝,終於穿上了夢想中的婚紗,入眼,這房內,滿是喜慶之色。

  目光觸及桌上的音樂盒,拿起,打開,隨著旋律的響起,似乎有什麽東西在腦海裏跳動。
  青蔥的歲月,愛情紙還是壹片的空白的少女步入了大學,和著室友許下了大學期間不交男友的承諾。要把這幾年的時光留給彼此,每天地成雙入對,說是要做最好的閨蜜最好的室友。
  只是,生活從不會這麽順著妳的心意下去,有些事,誰也無法預計。
  很快,就有人開始追求語凝,不知該如何拒絕的少女求助室友薇薇,只是薇薇也是壹樣。最後,耐不住對方,語凝也是答應了,雖說是沒有實現當初的誓言,但是薇薇從不曾有任何怪語凝的話語,壹直都是在祝福語凝。
  初涉愛情的少女,總是會想的過於天真,總以為愛情和友情可以兼顧,卻是在不知不覺中選擇了愛情,單純的少女,總想著要盡量滿足對方,沐晨說他不喜歡素顏的女孩,不喜歡黑色直發的女孩,不喜歡各種各種,然後語凝壹壹為其改變,漸漸地,再不復當初清純的模樣。
  好像慢慢地,語凝和薇薇說的更多的,都是關於沐晨的,而薇薇只說,“妳開心就好。”
  沐晨帶著語凝去遊戲廳,酒吧和著壹群兄弟。沐晨摟著語凝對大家說,“這就是妳們的嫂子了。”大家看著語凝,齊聲說道,“嫂子好。”面對這樣的情況,語凝只能笑著說,“大家好。”然後,大家都笑了。
  日子便是這麽過著,沈浸在愛情中的少女,並沒有覺得不對勁,直到那壹日。
  看到了沐晨的短信,說是在宿舍樓下等著,好像平日裏沐晨從來不曾在宿舍樓下等過語凝,今天好像有些反常的樣子,不過,也沒有多想,直接就下去了。
  到了宿舍樓下,卻沒有見到沐晨,沒有看到預想中的人,語凝想著要不要回寢室,打個電話問問,轉身的瞬間,卻是被人拉住了,轉身,看向來人,有些眼熟的樣子。
  “語凝,妳不該是這個樣子的。”顧奚這麽對著語凝說。
  “妳是誰?憑什麽管我,我為什麽不能是這個樣子?”對於不認識且開口便是如此說的人,語凝的語氣並不好。
  “不要再為他改變什麽,做回那個最初的妳,他不值得妳這麽做。”那壹刻,顧奚的眼神很堅定。
  這麽說完,語凝自是明白了對方所說的他是誰,也是記起了對方,顧奚,聽沐晨說過,他們是重組家庭,顧奚是比沐晨大了兩個月的哥哥,兩個人的關系,在語凝看來,還是不錯的。兩個人也是上了同壹所大學,同壹個班。
  “值不值得只有做了才知道,若是讓沐晨知道,不知道他會怎麽想?”後來的語凝也是想過,那時候的自己是不是太過於偏激了。
  那壹天,不知道是誰先放的手,最後,語凝壹個人回到了寢室,這件事,不知道被誰說了出去,只聽說後來沐晨和顧奚打了壹架,那時候語凝的想法,好像還是有些欣喜的吧,在語凝看來,這是沐晨在保護她。單純的少女總是容易把事情美化。
  薇薇生日,很早兩個人就有過約定,兩個人若是有壹人生日,那麽就兩個人壹起去KTVK歌,只有兩個人。那壹天,沐晨也是讓語凝壹起出去,薇薇聽到了,直說沒事,可是眼中還是露出了壹股落寞的神色。看到如此,語凝忽的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未曾與薇薇壹同出去了,最後還是壹狠心,對著電話說,“沐晨,我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,就先不陪妳出去了。”這話說完,沐晨好像有些不高興,只淡淡地說了句,“妳好好休息。”就直接掛了電話,好像有些不高興的樣子,語凝不免有些失落,但是看到了薇薇,已經好久沒有陪她狠了狠心,就沒有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  兩姐妹壹起出遊,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這壹次,兩人當然是花了很多時間在打扮上,確定打扮的夠漂亮了,這才敢出門。出了門,shopping是不可避免的,買衣服,買飾品,這都是女孩子喜歡的東西,語凝還特地買了兩條壹模壹樣的鏈子,壹人壹條,代表姐妹之間長存的友誼。
 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,兩個人都是逛得無力了才停下,去了以前常去的KTV,訂了壹個包廂,說好了要K歌的,好久沒有放開嗓子嚎了。這壹天真是有些歡騰了,唱到正盡興的時候,語凝出去上廁所,對著鏡子理了理頭發,走出,還未走出廁所,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,是沐晨。沒想到這樣都遇到了,想出去打個招呼,猛地想起之前對沐晨說的話,沒辦法了,到時候見了面說不清,只好現在廁所裏躲躲了,可是,為什麽,語凝還聽到了壹個女孩子的聲音。
  “晨哥,妳就不怕我們之間的事情被妳的女朋友知道嗎?”
  “妳以為我真喜歡她啊?”沐晨的語氣,好像有些不屑。但是,只是壹句簡單的話,語凝忽的很想落淚,不喜歡嗎?那之前的壹切都是什麽?
  “晨哥妳不喜歡她,為什麽還要追她,聽說妳當初可是追了人家好久呢?”
  “哼,當初我喜歡壹個人,結果那人就是喜歡我那個異父異母的木頭哥哥,我向她表白,還被拒絕了。那木頭有什麽好的,這次我知道那木頭喜歡她,我就壹定要把她搶過來,讓那木頭也嘗嘗自己喜歡的人被搶走的滋味。結果那天那木頭終於忍不住去找她了,還來和我打了壹架,那時候,看著他那張臉,我就想笑香港植髮 。”
  後來,他們說了什麽,語凝已經完全不知道了,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麽時候走的,甚至不知道是怎麽走回的包廂,那時候,語凝的腦海裏只繞著壹句話“妳以為我真的喜歡她嗎?”回到包廂,看著薇薇,眼淚就突然湧了出來,怎麽都止不住,薇薇嚇壞了,忙問怎麽了,可語凝只抱著薇薇哭。

營養素 | 脫髮治療 |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yuxlosi 的頭像
ouyuxlosi

ouyuxlosi的部落格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