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惚中,好似第壹次看見那個白衣少年,抱著吉他,彈奏著那首最愛的曲子,曲子名字已然不記得,人像卻在此刻越發清晰,那張揚的笑臉、幹凈的雙眸、堅挺的鼻梁、歡快的雙唇,看見他好像不好意思,壹步步像我走來,那種氣場讓我心小鹿亂撞。看看自己,那應該是記事以來最美好的時候,纖細的身體著當時最流行的小碎花連衣裙。只是當時大家太羞澀,不然放在今天,那畫面放在壹塊,不說別的,壹定是壹副唯美的雜誌插畫。看著自己的窘態,好怕會招人笑呢?明顯感覺到臉頰的緋紅和內心的不安,少年倒也自在,沒有典型的南方男孩那種內斂,反而,很輕松的打著招呼,是看見了我的窘態嗎?

第二次見面是因為父母的合作關系,我們有了壹些接觸,二八年紀,璀璨年華。夏天,他載我在單車後座,那次,好像沒有初次見面那麽拘謹,當時我們有著壹種說法叫“活單車”就是他直接開著我要騎上去才能被載著,還有壹種叫“死單車”,必須等我坐好之後他才可以開,前壹種是很拉風的,但是卜維廉中學,因為緊張,我選擇的是後壹種,他沒有壹點嫌棄,只是調皮的說了壹句“傻姑娘”。我心裏竟沒有壹絲不悅,還在想這算是傻小子喜歡傻姑娘的表現嗎?心裏竊喜,歡喜的小心思裝滿這顆小小的心。

第三次,很榮幸的被邀請到他家做客,當然,雙方的父母都是在的,那還是我第壹次小露壹手呢,雖然好多年過去,廚藝比之前好很多,但是奇怪的是那天做的菜現在依然歷歷在目,甚至,成為至今為止自己最愛吃的菜,飯桌上的“主角”。可能,就是因為他的那句“傻姑娘”妳做的菜比我媽還好吃哪!我偷笑,妳就不怕妳媽跟妳急,但是,心裏有壹種暖暖的、甜甜的味道。夜裏擡頭看著天花板,心裏芳香滿溢,這是喜歡嗎?

最後的壹次叫“別離”,那天晴朗的天空,飄過浙瀝的小雨,還記得嗎?那天還是坐著妳借來的摩托車將我送到車站,不知道為什麽,覺得眼睛幹幹的、苦苦的,“心”像是被撕裂壹般,長那麽大第壹次體會到撕心裂肺的感覺。可是,嘴巴卻是像上了繩索壹般的,沒法說出壹個字,我要說出來我喜歡妳、我喜歡妳,妳知道嗎?大傻瓜。可是,我沒有,因為我知道還有機會……還有機會,我不敢看妳那留念的眼睛,不像當初那麽幹凈,我看見的是滿滿的哀傷和不舍得、我看見是我們歡樂的在桐油馬路上的嬉鬧,兩旁的梧桐樹朝氣蓬勃,像極了小觀眾在笑我們兩個長不大的孩子、我看見的是妳吃飯時,那種不自在,是害怕我看見妳嘴角的那粒米嗎?傻瓜,告訴妳吧,妳的形象在我心裏,高大、自在、陽光,壹點都不邋遢,我怎麽會介意這些呢?妳知道這時候的我詞窮了嗎?找不到形容詞來表達妳究竟對我多重要卜維廉中學。我不要當個淑女了,心裏的聲音像狂風暴雨壹般的摧毀壹點點建立起來的“城堡”,要是知道是離別似訣別,我便怎樣都會告訴妳我的感覺和妳壹樣,不會讓妳苦苦等候,不會端著淑女的架子,好多“可能”現在被宣告不可能……。

悄悄告訴妳,離開以後,好像瘋掉壹般,哪裏都是妳,可能因為太年輕,拿捏不了輕重。在通訊並不發達的年代,只能懊惱自己的語文沒有學好,要不,就可以給妳寫信,奇怪的是“心信”卻像壹只小船朝著妳家鄉徜徉而去拽都拽不住。其實,我有去找妳,悄悄的乘火車去看妳,可,我看見了,妳家客廳有女孩的拖鞋,是我想多了嗎?妳尷尬的笑笑,那壹刻,該死的淑女情結又冒出來了,不幹不幹、豆腐腦袋,沒問清楚,就匆匆離開。不顧妳的熱情邀約,執意回家......那夜下了好大的雨,不曉得自己是怎樣走到車站的。那壹刻,才知道淋濕的是自己的心,心裏像撞擊到冰山,瞬間翻到海底,孤獨像紅色蝙蝠壹點點的啄著我的身體……。

夜晚窗外,風雨大作,我不得不將思緒抽回,這種疼,誰能解?渴望遇見妳,這個心聲吶喊著,祈求上蒼給我壹個機會,至少,讓我告訴妳,妳在我的心裏卜維廉中學,壹直都在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yuxlosi 的頭像
ouyuxlosi

ouyuxlosi的部落格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