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想自己,應該是有一點資格來談青春的,雖然說過去好久,但總是把自己歸類在年輕人的範疇中,畢竟青春常在,人心不老。
  記得以前喜歡一個人四處逛逛,仔細數數,也去過近20個城市,不是專門去逛一下當地的景點,只是喜歡那種陌生的氛圍,一個人走出機場或者車站的時候。真真切切的能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氣息撲面而來,很強烈也很喜歡,像是一種心靈的洗禮,瞬間感覺成長了好多。找個酒店,一個人睡兩天,就頭也不回的走了,現在想想真的很舒服。印象最深的是高三那年,一個人像遷徙一樣,大巴,火車,飛機,從德州到石家莊,到深圳,北京,廊坊。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遠比現在勇敢而堅強。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剛才母親打電話說家鄉下雪了,下了一個晚上,清早打開門,呀,房上樹上路上田野裏河塘邊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這是今年家鄉下的頭一場雪,來的不知不覺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。
  聽著母親電話的聲音,我似乎回到了家鄉,回到了那個瓊玉亂飛的雪天。“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作飛花。”一夜之間千樹萬樹梨花開,那個驚喜那個興奮那個無以言狀的快樂,叫上三五好友堆雪人打雪仗,突然想起小時候學的那篇課文,“下雪啦,下雪啦!雪地裏來了一群小畫家。小雞畫竹葉,小狗畫梅花,小鴨畫楓葉,小馬畫月牙。不用顔料不用筆,幾步就成一幅畫。是呀,多美的雪,多美的畫,多美的快樂童年。我們用自己小小的腳在雪地裏踩出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快樂。有時興致來了,就找一根木棍在潔白而松軟的雪地上做起畫來,幾個小人人說話,或者比誰的字寫得好,大書特書。最後把那塊雪地弄的不成樣子。才樂樂而去。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該睡個懶覺的周六,和平時一樣早早的就醒來了。起床,洗漱,做養生操,吃飯,新的一天就在按部就班的程序化中開始了。
  作爲一介草民,平常的日子就閑的無所事事,雖然上個班,也就是機械式完成本來就沒有多少的工作,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寂靜的等待中度過的,閑在家裏的日子更是如此。就如今日,飯後,反而有點無精打采的情緒襲上心頭,什麽都不想做,連平時喜愛的業余愛好也撂下,只想靜靜的躺在床上,靜靜的沈思,靜靜的等待 保濕精華液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許多時候,我是個喜歡安靜的人歐亞美容

在辦公室裏,我選擇了一個角落的位置,就是讓自己在嘈雜的環境裏能保持安靜。少說多做,不盲目隨從,是我工作學習的方式。說得好不如做得好,說的多不僅讓人覺得誇誇其談,還會令人生厭。保持安靜,做得好,才令人敬佩。所謂事實勝于雄辯,你默默無聞地做,不僅不影響別人,還提高了自己。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十字路口,撐著雨傘來來往往的行人,不是爲了回家避雨,激光去斑而是進進出出各家商店。有獨自一人的,有兩三個一起的。他們不是歡笑著的,那面無表情的臉似乎要宣泄著什麽。
  那女人的臉,是在宣泄家庭安逸生活的無聊,還是想著重新跟上時代腳步的興奮。那男人疲憊的身體,是在宣泄工作壓力帶來的辛苦,還是想著跟愛人步入殿堂的喜悅。那學生的書包,是在宣泄繁重的學習任務,還是想著知識充斥大腦的滿足。我看只有那孩童是最赤裸裸的吧!雙手伸出傘外,觸及一滴滴雨水的滴落,咯咯咯的笑起來了。

文章標籤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個陰晴不定的春,這些個反複無常的天氣!

我一直以爲春天是那種溫柔婉約的閨中少女,含羞而溫馴,宜人而不張揚,如麗日晴天,如水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些曾經深切交往過的人,時間久了,淡忘如風,淡的仿佛自己都懷疑是否真的來過。想起,沒有很快樂,也沒有太感傷;再見,心瀾不驚,平淡的像是重逢一個曾經有過一面擦肩的路人。然而跟團去泰國,有些人,只是那麽短暫的交集,卻留下一生難忘的記憶。縱使不言不語,平靜的面容下,隱匿著滿懷悸動,退不去心潮的層層暗湧。

多少悲觀的故事,沈澱成不朽的流傳,多少相守的短暫,镌刻成記憶的永恒。誰會知道,這一分鍾的閃念,是否便是未來日子裏牽痛身心的一根鋒芒骨刺;誰會知道,那一次不經意的轉身,是否便是此生不見的永別。沒有刻意,無需故意,離合聚散、緣深緣淺,只需笑著委婉接受。把每一種遇見,在擁有的時間裏好好珍惜,直到自然流落的一天,也不會有遺憾。

文章標籤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作為壹顆種子,我被無情的遺棄了。只因我是那壹包漂亮的玫瑰種子中的‘殘疾者’,只有壹半軀體的我,早就註定要接受不公平的待遇。
  往四周瞧看,籬笆地旁的小墻角,就是我現在的家。我已然被主人順手扔在了這個幾乎無法紮根的地方。望著舒適待在花壇裏的同胞,他們正在嬉戲著。壹舉手壹投足都盡顯自然,絲毫沒有註意到骯臟角落裏醜陋殘疾的我。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清風吹佛著歲月,月圓月缺,不知不覺,季節已邁入冬的門檻。雪花裹滿潔白的柔情,舞起了漂亮的裙紗,臘梅敞開晶瑩的心扉,盛開了馥郁的芬芳。不經意間,裊裊心緒輕輕落在冬的素凈裏,與寂寂的月色傾城相望。陶醉在初風起瑟瑟的時節,折壹枝寒梅為妳望穿秋水,心底,便溢滿了淡淡的歡喜。壹些細微的情愫也會在心間悄然浮動,瀲灩生香。
  壹場雪的盛宴,為無垠原野披上了壹層薄薄的白紗。惹得梅花吐香蕊,將被嚴寒掏空的山澗與曠野次第燃成明媚,打破了冬日的沈寂,在雪色黃昏的閑逸裏,讓我的心中充滿了壹季季溫暖,讓我感受到冬日的芬芳彌漫bb車。那些飄飛芳香的氣息,將想念輕輕縈繞,傾了心,暖了夜,溫溫熱熱地驅散了初冬的寒意。

文章標籤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時隔幾日,已不知道用怎樣的心情面對這幅畫,這段文字了。石墨可以保存上千年,而我這短短的壹生將保存這段記憶壹生而已。
  為什麽是叫藝文館呢?像我這種聯想能力比較強的就壹直默默的記成了“文藝館”。得虧盯著它看了不止壹遍的,我盯著它看了確實不止壹遍的。

ouyuxlo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